Freezing暮晗羽

難得發糖阿😭😭😭😭
話說Part switch太好笑了😂😂😂😂

這個同步我也是醉了
ヽ(´∀`)ノ
你們也考慮一下中間燦尼的心情好不😂😂

cr:logo

[葉修生賀]Ago

*不知是否ooc慎

*葉王

*退役移居設定

*養貓

*日常清淡甜

----

王杰希剛把把貓飼料倒進盆裡讓貓吃晚餐,自己在廚房洗了手,著手張羅起自己的晚餐

刀在砧板上敲出清脆的聲響,王杰希把蔬菜和肉片分別丟進沸水中川燙,熟了之後撈起放在潔白的盤子上,再淋上醬油

簡單、清淡

由此可知今天葉修不在

--H市 興欣戰隊--

"葉修這也太不講情面,居然昨天說要提早過生日,今天早上這就飛回奧地利了"陳果拉著唐柔抱怨,"就是就是!老大這根本是見色忘友"包子難得用對了成語,唐柔與蘇沐澄對視一笑,"有了戀人,記得回來過生日已經很好了"拍了拍陳果的肩,兩人拉著陳果到餐桌旁坐下吃粽子

----

慢悠悠地嚼著菜,手機播放著粉絲製作的影片,王杰希再一次重新想起與那人經歷的點點滴滴

第一次碰面、第一次對戰、第一次私下見面、第一次以情人身分約會、第一次接吻......

現在一起移局在阿爾斯塔特的決定,王杰希敢說他從來沒想過

"就知道你會吃這麼少"熟悉的聲音把他從回憶中喚回,王杰希抬頭,大小眼露出了一絲驚訝

"怎麼?很驚訝阿大眼,哥提早回來跟你一起過生日"那人的眼角笑得像星塵般燦爛,把手中的慕斯蛋糕放到桌上

正要點上蠟燭的手被王杰希攔住,"這裡景緻太差了"眼角似乎含著笑,他拉著葉修到陽台上

湖面映著山巒,夏季的夜空閃爍著紫藍色的光

"葉修,生日快樂"

然後,寂靜的夜空下,王杰希感受到自己的唇,與他相印

榮耀不敗

葉修生快

#END

晚了幾分鐘的生日文QAQ

題外話不知為什麼總覺得老王很適合貓......((難道是因為貓屬性

LA拍攝現場澈漢 part 2
認真工作的澈漢最美好了ㅠ^ㅠ

cr: Dispatch

#開放點文#
至5/23 0:00
Got7 BTS SJ KNK VIXX MONSTA X SEVENTEEN EXO ASTRO BTOB BOYFRIEND SHINEE 全職高手
#開放點文#

♡(`ω`)♡

Real Got7 Season4 ep. 6

JJP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公然放閃ㅠ^ㅠ

cr: instagram bniorlandth

#開放點文#
至5/23 0:00
Got7 BTS SJ KNK VIXX MONSTA X SEVENTEEN EXO ASTRO BTOB BOYFRIEND SHINEE 全職高手
#開放點文#

(๑・ω-)~♥”

Seventeen 官方Facebook 更新
概念照拍攝現場

cr:Seventeen Offical Facebook

俊八發糖啦

(ノ*>∀<)ノ♡

LA拍攝現場澈漢圖

cr:Dispatch

2017/5/22等待中

(♥ω♥ ) ~♪

失語症 got7 宜珍

*清甜向

*疾病設定

*移居


----

就算你不說話也沒關係

因為我們之間

不需要言語

----

號誌燈由黃轉紅,似乎所有車輛在白線前停止了,朴珍榮看著綠色的小綠人,眼角似乎笑著,踩在斑馬線上過馬路,忽然地車陣的後方響起了喇叭聲,朴珍容皺了皺眉,還是以同樣的速度走著

視線內的道路被強光照亮,朴珍榮赫然抬頭,已經太晚了.......

段宜恩站在電影院門口等著,剛剛朴珍榮來過電話,說已經快到了,不過這倒是過了20分鐘,怎麼還不見人影啊?拿著手機苦惱著要不要撥電話給朴珍榮,手機卻先響了

[喂?您好,請問是朴珍榮的家屬嗎?]

.

.

.

.

.

.

.

.

----

段宜恩緩緩張開眼睛,映入眼簾是自家戀人放大的臉龐,身上的重量和溫度都來自眼前這個對他而言像是天使的少年

"珍榮阿~"抱住那人翻了個身,很順手就把手腳纏到那人身上,閉上眼埋到那人的肩頸嗅了嗅,感覺到那人縮了縮,於是又把手腳收得更緊一些,偷偷勾起了笑,放任那人在自己胸前拍打,過了幾分鐘,才終於聽到他期待已久的聲音

"呀!段宜恩,起床!"

----

那場車禍之後,朴珍榮患上了失語症,命名失語症,除了不能正確地說出物品名稱之外,幾乎都和以前一模一樣,只是對於朴珍榮的自尊心而言,不允許自己在別人眼裡是有缺陷的,所以車禍後,朴珍榮很少說話

除了失語症之外,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也是車禍造成的,朴珍榮在剛出院的日子裡,聽到車都會全身冒冷汗,更別說是在馬路上看到車了

考慮到朴珍榮的狀況,段宜恩毅然決然向父母請辭公司的經理職務,帶著朴珍榮到瑞士的策馬特,在父母的協助下買了棟別墅

策馬特這個坐落於馬特洪峰山腳下的城鎮是很少能看見車子的,為了保護生態,策馬特禁止任何車輛出入,鎮內只靠電動車和馬車,連接鎮外則是有火車,段宜恩和朴珍榮交往後第一次旅行就是來這裡,結果兩人就這樣愛上這個小鎮,也不知道是因為那水勢磅礡的龍河,還是有如童話一般的房屋,亦或是灑滿星點的夜空

----

"今天早上吃什麼?"刷牙洗漱完,段宜恩走進廚房,那人正圍著有貓咪圖案的薰衣草色圍裙在瓦斯爐前面熟練得做早餐,饒有興趣得站到朴珍榮身旁,朴珍榮並沒有出聲回答,手上的動作繼續,嘴角上揚著,段宜恩就這樣靜靜得看著朴珍榮的動作,什麼話也沒說

對於其他人而言,他們的生活或許太過於安靜,段宜恩不多話,朴珍榮幾乎不說話,但是對他們而言,語言像是一種多餘的存在,你不說我不說,卻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看著鍋裡的歐姆蛋已經大致完成,段宜恩轉身就拿了兩個盤子放在流理台上,盤子才落定沒多久,上面就已經放上了熱騰騰的歐姆蛋,趁著朴珍榮洗鍋子的時間,段宜恩把蛋撒上番茄醬,把朴珍榮洗好的生菜擺在蛋旁邊,撕開火腿包裝在兩個盤子上各放上兩片,然後端到餐桌上,等待朴珍榮順手帶來幾片土司

所有的動作都是渾然天成,朴珍榮拿著一盤吐司穩穩地坐在段宜恩對面,兩人無聲地吃著早餐,清空盤子裡的食物,段宜恩端起熱拿鐵啜了幾口,"等一下去鎮上?"他問,朴珍榮點了點頭,現在朴珍融會提供手做的一些甜點和文創商品給鎮上的商店賣,段宜恩則是成為了作家,用小說的形式呈現他和朴珍榮的故事,以及書寫一些心理相關的日常

生活很平靜,但是很幸福

兩人並肩走在石頭路上,隔壁鄰居友好得向他們道早,兩人也回以笑容,跨越小橋,來到了鎮中心,沒有觀光客的季節,鎮上總是挺清幽的,左手邊街角的麵包店傳來陣陣香味,朴珍榮正往那邊走去

"早安"站在店裡的是長相清秀的男子,"早安,Jin"Jin是他們在鎮上認識的韓國人,自己開了一間烘焙坊,偶爾還充當咖啡廳,朴珍榮做的餅乾和甜點都是在這裡銷售的

"今天做了一點心的麵包,可以請你們幫忙試吃嗎?"Jin從鐵盤上夾起一個橢圓形的麵包,上面有橘色楓葉的圖案,"底是雜糧麵包,中間楓葉的部分是焦糖和楓糖混合,麵包加了一些橘子乾和柚子乾,是我自己用上星期買來之後烤乾的,吃起來怎麼樣?"Jin一邊說一邊上揚著嘴角,顯然是對這個麵包很滿意

"很好吃,楓糖加焦糖有很獨特的香味,再加上橘子跟柚子的酸味,秋天的味道"朴珍榮在手機上打了一串字之後拿給Jin看,"那這個給你們帶回去吧,我準備要多做一些。珍榮最近也可以研發一些秋季的產品,畢竟現在已經秋天了"Jin把麵包裝進塑膠袋,再裝進紙袋裡

從麵包店出來,朴珍榮顯得心情很好,輕快的腳步很快又轉進了超市

這倒是開始苦了朴珍榮,命名失語症讓他總是不知道怎麼說出他想要的東西,只能用比的,相信段宜恩不會搞錯他要買的材料,朴珍榮在貨架前嘆了一口氣,他有時候會痛恨這樣的自己,只能麻煩別人幫自己

看著段宜恩忙著尋找材料的身影,朴珍榮有些愧疚,車禍後他們都度過了一段艱苦的時光

朴珍榮的雙親因為不接受同性戀,在朴珍榮出櫃後就與他斷絕的親子關係,所以從19歲開始,朴珍榮的世界裡最重要的就只有段宜恩

車禍之後,不論是段宜恩的父母無微不至的照顧、段宜恩放下的一切,朴珍榮其實都看在眼裡,他向來是個自立自強的人,不習慣被別人照顧著,但情況卻逼著他放下自己的自尊心,接受幫助

想到這,朴珍榮再次抬眼看了段宜恩,嘴角勾起了笑

----

還好有你

----

回到別墅後,段宜恩回到書房繼續作家的工作,朴珍榮則是在廚房開始他的研發計畫

拿出Jin的麵包做參考,朴珍榮把同樣的素材變成了餅乾,用楓糖餅乾當底,在麵團加入濃縮的橘子和柚子粉,整個餅乾就是滿滿的柑橘味

夜晚,段宜恩喜歡坐在陽台上觀賞星空,朴珍榮拿了外套、餅乾和熱可可也到了陽台,將衣服披在段宜恩身上,把餅乾和熱可可放在桌上,段宜恩拿起餅乾嗅了嗅,"橘子、柚子跟楓糖?"朴珍榮點頭,段宜恩咬下一口,先沖進鼻腔的雖然是柑橘的清香,但味蕾上的第一道是楓糖的味道,之後才漸漸冒出酸甜的柑橘味

段宜恩想了想,對朴珍榮笑到,"恩...果然是珍榮的味道呢"說著把人攬進懷中,替他理了理外套

策馬特的秋夜是冷的,但是對於朴珍榮和段宜恩來說,只要有對方,心裡永遠都是最適合生活的溫度

夜空下,你的楓糖柑橘香,我的可可豆香,溫暖著彼此

沒有任何言語,沒有任何聲音,只是在星空下,靜靜的...

沉溺在,屬於我們的失語世界

#END


後記:

靈感君出走的考前5天,打到最後根本不知道在打什麼XDDDDD

下星期請期待Monsta X的軍旗車~~

Save me BTS南碩

*微微虐

*清甜

*疾病死亡梗

----

我的世界除了你之外,再也沒有其他光線存在過.....

我知道

名為你的救援

是捧著我生命痛苦的一部份

獨一無二的那雙手

----

金碩珍看著沾滿血紅的刀片,嘴角勾起了一絲虛弱的微笑

"南俊阿,對不起.....我...愛你。"

幾近是用氣音講出這段最後的言語

金碩珍閉上眼,孱弱的心跳頑強得跳著

再睜開,望著窗外皎潔的滿月

[願滿月聖潔的光,洗淨你的傷痛與疲憊,引領你平安快樂的,到達人生的終點]

他這樣祈禱著

這次他緩緩地、輕柔地閉上靜如水潭的眼

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放任自己

墜落在深淵的黑暗

----

金南俊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披著夜色映著黑,讓刺骨的夜風沖淡刺鼻的煙草和酒味

也讓自己清醒

自從金碩珍跟他提分手後

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個夜晚

流連在那個金碩珍討厭的

充滿菸草、酒及虛幻的地方

金南俊苦笑

到底為什麼

他會那樣狠下心

拒他於門外

----果然承諾都是不可信的

"當初那些數百次的愛

數百次的約定

什麼都不是

是嗎?金碩珍

所以對你來說,我和這世界上的70多億人口是一樣的

沒有特別存在的意義

是嗎?"

那時的他這樣問

"是......"

心狠狠得刺痛了

"那麼就分手吧,我不會再來找你了.....你......要好好的過"

當初的他,沒有勇氣再去直視那人一直靜如水潭的雙眸

他怕

怕他從裡面露出徹徹底底的失望

但他不知道的是

那雙眼睛那時

泛著那樣不尋常的波動阿

只要他肯看一眼

即使一眼就好

他就能發現金碩珍眼裡流露的悲傷與苦澀

----

傾聽我的心跳聲吧

不是正在竭力的呼喚你嗎

在這樣漆黑的地方

你是如此的閃耀

----

"胃癌晚期"

金碩珍的清澈的眼眸中泛起了一絲清波

"很抱歉,但是目前的情況看來,即使動手術將腫瘤切除,也有百分之七十的機率會轉移到其他細胞組織,而且您的癌細胞轉移到食道,我們希望以藥物及化療來減緩一些病症"

看著手上一大包藥

金碩珍第一時間想到的

是金南俊

[他怎麼辦?

如果我走了,如果我不在他身邊了

那個像孩子一樣笑著鬧著哭著得金南俊

還會存在嗎?]

苦笑

有什麼辦法呢?

[好像

也只能讓你離開我對吧

你...會好好活著對吧

你一定要好好活著

我的決定才會有意義......

所以金南俊

好好活著吧

只要你好好活著

就是我最大的心願了]

----

從那天開始

金碩珍開始疏遠金南俊

在他用低沉的嗓音問自己

"要一起去吃飯嗎?"

忍著痛告訴他

"下午有事情,抱歉"

然後不捨地聽著他有些失望的話語

----

拯救我

我也無法抓住我自己.....

----

分手的那一天

天空藍的有些過分

自從去醫院拿藥被告知胃癌晚期開始

金碩珍整天都必須待在家

以防隨時襲來的嘔吐感

有時根本一天都不會有胃口吃東西

看到食物就是一陣噁心感

終於那天

一個月的藥吃完了

金碩珍告訴自己

是時候該放手了

再挽留下去

只會影響到他的人生

於是他狠下心

關上門後

他撥通了電話

"玧其....."

"我跟他分手了"

"然後,我要走了"

閔玧其意外的並沒有阻止自己

也是

阻止的話就不像閔玧其了

告訴他自己安排好的一切後續

包括要一年之後再告訴金南俊自己的死訊

以及自己寫給他的一封信

"玧其,謝謝"

"恩,我會替你好好盯著他"

"你也要好好活著,別讓我在天上還擔心你們"

"恩,我會跟智旻好好生活,你放心吧,也會定期去掃你的墓,會幫你帶炸雞的"

"還真是貼心"

"知道就好"

"哪......我走了,順便幫我跟智旻問候一聲"

"恩.....認識你真好"

"我也是,玧其,認識你們真好"

"再見"

"再見。"

簡單的好像只是吃了一頓飯

接著就聽到電話裡傳來一旁似乎是剛睡醒的奶音

掛斷了電話

躺回潔白的床上

金碩珍細長的手指沿著柔軟的床單輕撫著

閉上眼

想像自己的鮮血會是怎樣的浸染純白色

笑了

[金碩珍,再見。不,是再也不見。]

----

一年後

----

書寫在信上的青色字體

已經有些暈開

金南俊跪在跟那人消失之前一樣潔白的床單旁

眼淚已經無力再滴落

[給:南俊

是我不好

沒有勇氣告訴你這件事

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

我已經走一年了

這一年

是怎麼過的呢?

開心的?糜爛的?悲傷的?

不管怎麼樣

在你看到這封信之後

我希望你好好得過生活

算是讓我的遺願實現吧

我得了胃癌

檢查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期了

我很抱歉

沒辦法陪你到最後

沒辦法實現我們之間的承諾

對不起

可是答應我

好好得生活

我最開心的

就是看到你自由自在地笑

知道嗎

所以答應我

南俊

我的世界除了你之外

沒有別人像你一樣閃耀

你對我

一直都是個特別的存在

我愛你

我會守護你

請你

好好地

活下去

金碩珍 筆]

太痛了

金南俊後悔自己為什麼不好好得看著金碩珍

讓他從自己的指尖

像風一樣的滑走

閔玧其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吧,我帶你去看看他,把眼淚擦乾,他最喜歡你笑了,不是嗎?"

墓碑上

這樣刻著

<留下來,活下去>

金南俊看著他的名字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的活下去"

----

或許分別很痛

但是

如果你好好得活著

你就會發現

只要活著

就可以體會到

他留給你的

專屬的溫柔

----

金南俊望著無雲的蔚藍天空

[金碩珍,你有好好看著嗎?]

[我在笑喔,我活得很好喔]

[我沒有辜負你的期望喔]

[金碩珍,謝謝你,我愛你]

他綻開了

他最喜歡的

最自由的笑


#END



The cage 上 (全職高手方王)

第一次嘗試寫方王,如果寫不好還請輕噴

這篇分上中下,最後確定開車~XD

*架空

*黑道組織設定

*ooc慎入

----

林杰有些無奈地看向站在落地窗前似乎正在觀賞夕陽的男子,"杰希,你確定你要去?黃少他們的任務完成度你不是不知道,況且你的傷也還沒完全好..."看著眼前的人毫無回應的意思,林杰嘆了口氣,"我知道你擔心士謙,但是這次的營救任務並沒有那麼困難,你別為了士謙不把自己的身體放在眼裡好嗎?"林杰話一說完,辦公室又陷入了寂靜,正當林杰開始感到焦急的時候,王杰希終於開口了,"有一隻被關在籠子裡很久的鳥,某一天門被打開了,但是外面有暴風,前輩覺得...他會飛嗎"一開口又是一句讓林杰措手不及的話,雖然早已習慣那人跳躍性的思維,還是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王杰希若無其事地走出辦公室,留下林杰一人沉思著他丟下的,那似問句卻又似肯定句的話語

大約是在兩星期以前,那是在與另一個組織交戰時,因為一個時機判斷的錯誤,導致方士謙被對方脅持,王杰希則為了爭取時間讓大家撤離,而導致腹部被刀刃刺傷。林杰一聽到出事了,立刻從辦公室飛奔到急診室,還好王杰希的刺傷只有稍微傷到胃部,受過訓練的身體底子也不差,昏迷兩天之後就醒了

但是這一傷也不算輕,胃部受傷依舊給王杰希帶來了需多困擾。譬如王杰希本來就很白膚色現在幾乎是病態的白,半夜出現在走廊都可以把人嚇死的程度,再譬如因為王杰希傷到胃部,幾乎只能吃流質食物,而某位病患因為第一天就把流質食物吐個精光,直接選擇不吃,寧願打營養針,這麼做的結果就是體重在兩星期內硬是掉了將近7公斤,甚至在開完會後直接暈倒,之後才被林杰勒令休息一星期,為什麼不休息久一點?林杰只能搖搖頭,王杰希不是他能管的...

剛過完一個星期的休息時間,正好是黃少天等人的隊伍出發去營救方士謙的日子,由於王杰希一個星期的沉默,林杰以為他終於有自知之明不可以逞強,沒想到下午就接到了一封"救援任務支援申請",寄件人顯示:王杰希

----

深夜,陪著王杰希到醫療站打營養針,並且確定他有確實回到房間之後,林杰才鬆了一口氣,回到辦公室後癱坐在黑色的沙發上繼續沉思

林杰可以說是見證王杰希所有成長過程的人,從進微草開始,受最嚴格的訓練,然後成長到微草王牌。王杰希一向是孤獨的,從進入微草開始,因為是上一任會長親自相中,所以所有的基礎訓練,都是微草上一任會長親自訓練,同輩之間對王杰希的評論也各不相同,有人是投以尊敬,但更多,是忌妒與不屑。王杰希15歲那年,結束了基礎訓練,被會長安排進當時微草最強王牌林杰的隊伍,而王杰希和方士謙就是在這時認識的,一起出過各式各樣的任務,經歷過各式各樣的挑戰

當初林杰肯放心讓他們兩個交往,是因為他知道王杰希是個極度理性的人,不會把私人情感帶到公事上,不影響任務的狀況下,林杰也沒有任何反對的理由

思及此處,門被急促的敲了幾下,"柳非?什麼是?"開門的人是柳非,"前輩,不好了,隊長他....."林杰立刻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兩人快速下了樓,往王杰希的房間走去,門並沒有關好,留了一個小小的隙縫,林杰推開門,無奈地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扶額苦笑

"前輩,這裡有一張字條,我看不懂"柳非在異常乾淨的桌面上找到了一張字條,林杰接過字條,苦笑地更深,"柳非,我問你,若有一隻被監禁許久的鳥,某天門被打開了,外面有暴風,你覺得他會飛嗎?"柳非這才恍然大悟,字條上寫著:

[會的,即使是賠上生命]

林杰讓柳非先去通知黃少天等人,告訴他們王杰希會過去,自己坐在王杰希的床邊,"就讓他不理性這麼一次吧!被監禁在理性的魔術師"林杰心裡想,"毫無猶豫、漂亮的飛一次吧,王杰希"

#TBC